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香港康居宝贝国际建材有限公司--香港康居宝贝板材_康居宝贝健康环保板材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新闻 >

5人向襄樊市检察院举报

时间:2020-08-06 04: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8年,张教群花钱托人,用假规划证、土地证,在房管局办出了一张真房产证,把法院查封的房屋卖给了他人,并在湖北襄阳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襄阳房管局)完成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2008年,张教群花钱托人,用假规划证、土地证,在房管局办出了一张真房产证,把法院查封的房屋卖给了他人,并在湖北襄阳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襄阳房管局)完成过户。他因构成非法变卖法院查封财产罪,入狱两年。

  襄阳房管局一名办证的工作人员戚某因此被判玩忽职守罪,该局因过失赔给张教群的5名债权人共计25万元。

  为何不撤销用假证办出的真房产证?襄阳房管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购买行为,再加上法院并未作出撤销此房产证的判决,所以此房产证不能撤销;因为房管局在办证过程中有纰漏,给张教群的5名债权人造成损失,所以赔偿了25万元,但保留追究张教群法律责任的权力,“虽然这个钱很难要回来”。

  这栋房子位于襄阳市襄城区张公祠森林公园门内。2002年11月,张教群与襄樊市(现襄阳市)国营林场签订林地转让协议书,取得了公园大门右侧380平米土地使用资格,并在此土地上建成一栋砖混结构三层楼房。

  澎湃新闻看到,三层楼一楼为门面,二楼为一套两居室,一套复式楼,三楼一套两居室。楼房后有一排平房及一个几百平米的院子。至今,张教群一家仍住在复式楼和三楼两居室里。

  此后,张教群的生意上出了状况。2003年10月,他的5名债权人将他告上法庭,襄城区法院将这栋楼房查封。

  张教群说,杨某跟他说自己很有关系,可以将他的房子在房管局办出房产证。2006年4月7日,张教群给了杨某一笔钱(南漳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认定为5.6万元),通过杨某找到襄阳房管局的戚某,用假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以其亲戚王某林的名义办出了房产证。

  2007年,张教群又将房子以100万的价格卖给了张伯甫、马明亮。并用假证办出的“真房产证”,向襄阳房管局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

  张教群的5个债权人不干了。2008年3月,5人向襄樊市检察院举报,此案由南漳县检察院起诉,2008年12月12日,南漳县检察院以张教群犯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判有期徒刑两年。2009年2月20日,对房管局工作人员戚某以构成玩忽职守罪免于刑事处罚;杨某以伪造证件逮捕后取保候审。

  眼看法院查封的房产,被张教群又卖掉了,讨回欠债无望。张教群的5名债权人于2010年12月向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襄阳市中院)起诉,要求撤销王某林的房产证并赔偿损失。襄阳市中院确认襄樊房管局为王某林颁证的行为违法,因王某林的房产证过户给张伯甫、马明亮后已注销,已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驳回了5人的诉讼请求。

  2011年12月12日,5人上诉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调解,襄阳房管局向张教群的5名债权人支付赔款25万元;张伯甫、马明亮从王某林名下购买的房屋,在未取得土地证、规划许可证之前不得交易;如遇拆迁,不得要求超出其房屋申报成交价以外的补偿。

  “他害了房管局,还害了同事的前程。”襄阳市房管局产权处法务部负责人范文强告诉澎湃新闻,当时樊某只是吃了对方的一顿饭,本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如今前程已经完了。戚某虽然构成玩忽职守罪但免于刑事处罚,所以还是能够在单位上班。

  范文强说,因为房管局的过错,造成了张教群的5名债权人出现损失,所以房管局赔偿了25万元,但保留追究张教群法律责任的权力,“虽然这个钱很难要回来”。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吧。”胡明宪告诉澎湃新闻,这套房子他2003年就买了,结果张教群又把房子卖给了别人。如今房管局、法院都认定张伯甫的房产证有效,“我花钱买的房子该找谁要?”

  胡明宪表示,襄樊市政府曾在2007年4月9日出台《关于妥善解决南部山体保护暨市国营林场有关问题的意见》,明确规定对公园入口处已建的33户房屋暂维持现状,作为违章建筑,不得为其办理土地、房产等任何证件。然而,6个月后,襄阳房管局仍然给张伯甫、马明亮办理了新的房产证。他也曾多次到房管局、法院要求撤销张伯甫等人的房产证,但被拒绝。

  附近多名住户也表示,都听说张教群所建的房子办下了房产证,既然张教群的房子能办房产证,为何他们的不能办?

  张教群称,他出狱后,要求张伯甫、马明亮给他一些补偿,或者把对方购房时已付的86万元,算上利息退给张、马两人 ,但遭到拒绝。

  张教群认为,《物权法》第九条有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这都不是依法登记的,怎么就不撤销?”

  张伯甫也有一肚子气,“这一切都是张教群造成的”。张伯甫说,他和马明亮已经付了86万元给张教群,9年来一直收不到房,如今只能收一楼门面的租金。张教群根本无意退钱给他,“耍无赖”,房管局、法院不撤销他们的房产证是对的,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如果撤销了,他们如何维权。为了这个事,9年来他已经伤透了心,两年前,马明亮已经去世,“就是被这事给气的”。现在他就等法院强制执行,拿回属于自己的房产。

  范文强表示,张教群在房产权办理房产证时,法院并未将协助执行通知书送到到房管局。张教群办房产证时,还特地借用其亲属的名义,不然也不会给张教群的房产办房产证。在给张伯甫、马明亮办证时,虽然出台了《关于妥善解决南部山体保护暨市国营林场有关问题的意见》,但当时房管局并未收到这份“意见”,所以就给张伯甫、马明亮办了5个房产证。

  范文强说,张教群采取欺骗的方式一房两卖,导致胡明宪与张伯甫两人产生纠纷,法院已经驳回了胡明宪的诉讼请求,胡明宪应该追究张教群的责任,并要求赔偿相关经济损失。

  范文强说,张教群现在又想收回房屋,但又没有返还房屋价款的能力和诚意,致使双方纠纷一直不能解决。《物权法》确实规定,依法登记才有效,按一般情况张教群所建房屋的房产证确实该撤销。但现在撤销张伯甫、马明亮的房产证,将给购买房屋的“善意第三人”造成损失。张伯甫、马明亮虽取得房产证,但房屋不得交易,不得因拆迁多要拆迁款。且法院没有对张伯甫、马明亮的房产证作出撤销判决,房管部门不能也不宜自行撤销已登记的房产证。

  2014年12月12日,湖北省高院《民事裁定书》认为,张伯甫持有的诉争房屋房产证书,是经法定行政机关依法授予,张伯甫依法享有诉争房屋无权的凭证,张教群占有房屋的行为损害了张伯甫依法享有的物权,故一审、二审判决张教群又当将其占有的房屋腾退交付给该房屋的产权人张伯甫。驳回了张教群的再审申请。

  2015年12月21日,湖北省高院《行政裁定书》又驳回了张教群要求襄阳房管局撤销诉争房屋房产证的再审申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